花开山乡剧情介绍

青年干部白朗从中央机关下派到芈月山村任第一书记,他带领全体村民,将生态文明建设和乡村振兴的实际结合起来,兴办一系列新型产业,终于冲破重重阻力,闯出了一条致富之路,谱写了一曲乡村发展的振兴之歌。 详情

春燕来归描写山乡的恬静和燕子飞翔的轻盈活泼,这样写有什么好处?

燕子和山野的一动 一静 让你感觉到春天的美



曾是洛阳花下客,野芳虽晚不须嗟意思

春风疑不到天涯,二月山城未见花。残雪压枝犹有橘,冻雷惊笋欲抽芽。夜闻归雁生乡思,病入新年感物华。曾是洛阳花下客,野芳虽晚不须嗟。"嗟"现代音为jie平声,但在古代的读法有些不同例如: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这是唐朝诗人杜牧的佳作《山行》。此诗尤以末句为胜,然而首句“远上寒山石径斜”中的“斜”“字现代汉语辞典就会看到它只有一个读音,那就是xié(音:鞋)。在古诗文中,“斜”字也经常出现。唐代张志和写“斜风细雨不须归”,温庭筠有“斜晖脉脉水悠悠”的句子,宋朝辛弃疾唱“斜阳草树,寻常巷陌”……这些个“斜”字,今天的读音依然是xié(音:鞋)。但是,在格律诗(包括词和曲)中作为韵脚字出现的“斜”就不能这样读,而应该读为xiá(音狭),属麻韵。杜牧的《山行》诗押是正是麻韵,而且是首句仄起入韵。麻韵因为韵字较少,所以有“险韵”之称,一些韵字的读音也和现在的读音不同。唐人刘叉的《冰柱》诗使用此韵,深得宋代苏轼的赞叹:老病自嗟诗力退,寒吟《冰柱》忆刘叉。刘叉《冰柱》诗中用的“邪”字就不读xié,如“人不识,谁为当风杖莫邪(yá,音牙)”, “勿被曲瓦,直下不能抑群邪(xiá,音霞)”。文学大家欧阳修也用麻韵写过一首诗,叫《戏答元珍》:春风疑不到天涯,二月山城未见花。残雪压枝犹有橘,冻雷惊笋欲抽芽。夜闻归雁生乡思,病入新年感物华。曾是洛阳花下客,野芳虽晚不须嗟。这尾联中的韵脚字“嗟”就读为chā(音:插)。 【解题】:欧阳修(1007---1072),字永叔,号醉翁、六一居士,庐陵(今江西吉安)人。宋仁宗天圣八年(1030)进士。因正直敢言,与范仲淹等一起要求政治改革,先后被贬到滁洲各地。后做过枢密副使,参知政事(副宰相)。他是北宋著名文学家,散文诗词都有很高成就。宋仁宗景佑3年(1036),范仲淹上书,指斥宰相吕夷简在位日久、任人唯亲,主张选贤任能、革除弊政,因而得罪宋仁宗和吕夷简,被贬为饶州知府。当时朝臣纷纷论救,而身为左司谏的高若讷不但不救,反而在友人家无耻诋毁范仲淹。欧阳修因此作《与高司谏书》痛斥高若讷。高若讷将此信上奏仁宗,于是欧阳修被贬为峡州夷陵令(今湖北宜昌市)。在贬知峡州夷陵期间与峡州军事判官丁宝臣(字元珍)交好。两人间常有诗词赠答唱和。这首诗便是欧阳修对丁宝臣赠诗的酬答之作。 此诗一本题为《戏答元珍花时久雨之什》。全诗抒写的其实是作者由早春物候而感发的特定境遇下的深切感慨。题目冠以“戏”字,表面上是意在说明此篇乃是游戏之作而已,而实质上却是为了掩饰他在诗中流露出的因遭受贬谪后胸怀郁愤失意不平之托辞罢了。这首《戏答元珍》是欧阳修平生的得意之作。他在《欧阳文学公集.笔记.峡洲诗说》中曾自负地写道:“春风疑不到天涯,二月山城未几花。若无下句,则上句何堪;既见下句,则上句颇工。文章难评,盖如此也。”蔡眦在《西清诗话》中也说欧阳修自己对此两句也颇为自得,说:“若无下句,则上句不见佳处。并读之,便觉精神顿出。” 【赏析】:“春风疑不到天涯,二月山城未见花”。 首联写山城早春的荒寒与冷落,明写春风不至,实际暗寓皇恩不到,透露出诗人遭贬后的忧郁之情。 “春风疑”:即“疑春风”。“天涯”:宜昌地处长江中游,按理说不上是“天涯”,但据《欧阳修年谱》载,欧阳修自五月离开京师沿汴水而行,然后又渡过淮河,再溯长江而上,十月才到达至贬所夷陵。遭贬之人心情本来就抑郁,离开繁华的帝都,渐行渐远;长途跋涉走了几个才到达贬所夷陵,因而难免产生天涯之感。“山城”:即峡洲夷陵。二月时分在其他地方早就应该花开满眼香气逼人了,但在夷陵这地方,虽然已到早春二月了,还见不到一丝春色。因此诗人难免产生有身处天涯、春风不到怀疑。 这一联表面上写景,实际上是抒写诗人对时政的感叹。“春风”暗寓君主的恩惠。在他的内心中,他是深信明君不会抛弃智臣的,所以诗人在另一首《戏赠丁判官》七绝中说“须信春风无远近,维舟处处有花开”。然而诗人被贬后,时时盼望着被朝廷召回的好消息却迟迟没有到来,因此,诗人不免要产生是不是山城太偏僻而自己已被朝廷遗忘了的怀疑。 这联的大意是: 我心中怀疑春风是不是吹不到荒远的峡洲夷陵,因为二月了这里还不见有花儿开放。 “残雪压枝犹有橘,冻雷惊笋欲抽芽”。 颔联写贬所夷陵山城冬春之交自然景物呈现出的盎然生机。尽管在首联中诗人怀疑春风吹不到边远的山城。但诗人坚信自然界中的春风和政治上的春风一定会到来!因此诗人的心绪感受也由最初的萧条、荒凉,转为充满活力和生机,令人振奋。在诗中诗人选择山城二月最典型的自然景物“柑橘”和“竹笋”,为读者展现了一幅山城特有的早春画卷。夷陵这个地方虽然偏远荒凉,但在残雪压枝的冬末春初时节,仍有柑橘在顽强地生长着;冻雷初响,似乎也惊醒了满山冬眠的竹笋,它们也正积蓄着力量,准备破土抽芽了,使人感受到了春天蓬勃旺盛的生机。这联通过对山城黄橘和竹笋在冬末春初生长特点的描写,说明即使是身处偏远荒凉贬所,这里的春天虽然来得迟缓,但春天的脚步是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了的!那么诗人也坚信自己政治上的春天也一定会象山城的春天一样一定会到来的。这联的大意是:尚未消融的残雪虽然还积压在枝头,但枝头上仍还生长着橘子;当初春带有冰冻之声的惊雷响过之后,埋在地下的竹笋好象也被雷声惊醒也即将开始抽芽生长。“夜闻归雁生乡思,病入新年感物华”。 颈联诗人触景生情,抒发了身在山城的孤寂和乡思。诗人在贬所夷陵山城冬末春初的夜晚听到归雁的叫声,引发了他对家乡的思念之情;自己带着虚弱的病体又进入了新的年头,看着眼前春天美丽的景物又触动了自己内心因遭受迁谪而抑郁苦闷的情怀。贬谪中的诗人,因仕途上的失意,内心抑郁苦闷,再加上多病之身,因此面对季节的更替,景物的移换,难免生发出思乡和感慨之情。你看虽然时令上的春天已经来临,但政治上的春风何时才能吹拂到自己身上呢? 读此两句使人明显地感到诗人的情绪从颈联的高昂又转入了低沉压抑。这联的大意是: 夜晚听到归雁的叫声,引发了自己对家乡的思念;带着虚弱的病体进入新的年头,看着眼前春天美丽的景物又触动了自己内心因遭受迁谪而抑郁苦闷的情怀。 “曾是洛阳花下客,野芳虽晚不须嗟”。 尾联是诗人自作宽解语,表现了诗人对未来前途充满乐观的信念。但细心体味它又含蓄地传达出了诗人心中身处贬谪困顿无奈中的一种凄凉之感。这两句是诗人特意用安慰的话语来“戏答”丁宝臣的嗟叹。欧阳修和丁元珍都曾在洛阳做过官,但如今都在远离繁华京都的荒凉偏远的地方做官。其内心的今昔之感慨是相通的。但现实如此,并非人力可回,因此也只能随遇而安吧!诗人这两句诗与他前辈宋初诗人王禹偁的“忆昔西都看牡丹,稍无颜色便心阑;而今寂寞山城里,鼓子花开亦喜欢。”中流露的感情是相同的。洛阳的牡丹固然令人神往,然而山城的野花同样令人赞叹,它不畏严寒,不怕寂寞,一旦春风吹来,变会满山吐艳,现在虽然还未开放,但它终究要开的,只是迟一点罢了,何须嗟叹呢?在这里,诗人以早年做客洛阳曾饱览春光作衬托,表明愿在这荒野之地等待迟开的山花,以此表现身处逆境而泰然自若的旷达情怀,寂寞愁闷中透露出抗争的精神和对前途乐观的信心。 “野芳虽晚不须嗟”一句,定下了全诗乐观旷达的基调,也定下了他贬滴生活中乐观、旷达的处世基调。这联的大意是:我们都是观赏过洛阳名花牡丹开放盛况的人;夷陵山上的野花虽然开得有点晚,但也用不着嗟叹啊。  纵观全诗,这首七律前四句写景,后四句抒情,景中寓情,借景抒情。四联四层意思,一层一转,跌宕起伏。全诗通过对荒远山城初春景物的描写,抒发了自己贬谪山城后内心的感慨。既有谪居山城的抑郁、寂寞,又有内心苦闷的自我宽慰,更有身处逆境而不甘消沉的乐观、豁达。全诗虽然写荒凉之景,抒谪居人之悲,但让人在料峭春寒中见出盎然春意,在寂寞苦闷中感到自信与希望,含蓄蕴藉,耐人寻味,确实是一篇难得一篇佳作。

猜你喜欢

花开山乡